唐门口的青岩石上

住着个萝莉控~
唐可清,可以叫我清清 ⊙ω⊙
全职剑三齐神海涅三明。
全职叶吹,喻队粉。
我叶神无所不能谢谢!
剑三万年恶人红,
PVX咸鱼,本体唐门本命万花。
齐木楠雄是神,不辩!
海涅已完结,没爱了。。。
现在主撩刀男!三日月高级迷妹!
爷爷眼睛里有着星辰大海!

战扩活动时间延长什么的,
咸鱼的本新婶还是决定,
带着一队去e4转一圈。

然而你俩这是什么意思啊!

遇到的第一个高速枪爹,
先是鹤球被一下敲成轻伤,
爷爷立马拿了誉。

然后继续前进,
这次枪爹直接敲伤了爷爷。

我还在吐槽爷爷:
“你受伤了那我也受个伤保持一致好了~”
仿佛虐狗一般。

然而这局结束后才更是被塞了一把狗粮。

本来我瞅着这局战况,
以为应该是papa拿誉来着,
结果拿誉的居然是鹤球!

这还真是吓到我了!

先是鹤球受伤爷爷拿誉给他出气,
然后爷爷受伤鹤球炸毛拿誉打刃。

好啦我知道啦你俩快去结婚行吗!





单身狗的本婶我本来是个三明纯粉,

结果被这俩不做作的狗刃刃喂了一嘴,

三·日·鹤,粮。

气死了知道你俩恩爱啦!

就不能稍微关心一下婶婶吗!

婶婶要噎死了!!!

嗨呀好气啊(╯‵□′)╯︵┻━┻

【刀剑乱舞】脑洞系列:非典型性OOC③

嘿!

【我们今天来 写虎彻cp吧!】

蜂须贺是我家本丸的初始刀,
最开始玩的时候什么都不清楚,
选他是因为那头漂亮的浅紫色长发。
对的婶婶我最喜欢紫色了 ⊙ω⊙

后来看各种剧情稍微了解了他们一点,

觉得果然下意识选择了自己喜欢的刃!

清光走可爱傲娇路线,
被被走社恐傲沉路线,
陆奥新潮本婶跟不上,
歌仙短发衣服乱乱的,
二姐衣着很有降临感,
但是让我想起了我幼时看圣斗士最喜欢的,

黄金白羊穆先生 ⊙ω⊙

看见他的时候就感觉他好像很可靠,
最喜欢这种长辈一样的感觉了!
可以放心地把事情交给他的样子!

【好像说了太多的样子】
【接下来让我们回归正题】
【好的开始 折腾 讨论虎彻cp!】

【下面是脑洞的场合】

稍微了解了一下关于虎彻兄弟的事情,

类似于长曾祢虎彻是赝品,

并非是真正的虎彻,

因此而被蜂须贺虎彻排斥。

蜂须贺有很多讨厌赝品的台词,

开始并不知道原因的我自以为这个赝品是被被(x

然而被被是仿品。。。。。

后来知道了虎彻一家的存在后,

我。。。。。。

好了!下面是真正的脑洞!

【让我们来把虎彻家的关系代入现代paro】

我们可知条件,

①虎彻一家三口,长曾祢,蜂须贺,浦岛。

②长曾祢是赝品,并被认为比真品锋利。

③蜂须贺讨厌作为赝品存在的长曾祢。

④浦岛承认长曾祢为哥哥,并为两个哥哥不良好的关系感到忧心。

以此导入到现代paro中可得:

①虎彻家三个孩子,
   长(养)子长曾祢,
   二子蜂须贺,
   幼子浦岛。

②私设虎彻长男由于某些原因死去,
   事故与长曾祢有关。
   而由于各种原因长男去世的消息不能传出,
   因此收养了长曾祢。

③幼时蜂须贺和长男关系很好,
   长男去世时受了很大打击。

④长曾祢被认为比长男更加优秀。

⑤蜂须贺讨厌占据了大哥位置的长曾祢。

⑥浦岛没见过虎彻长男,
   自小被长曾祢带大,很亲近他。

⑦浦岛的两个哥哥经常吵架
   (虽然是二哥和大哥单方面吵

⑧长曾祢私下有为自己是养子而自卑。

⑨因此长曾祢更加努力想要配得上虎彻之名。

⑩知道蜂须贺讨厌他的原因,
   长曾祢更加关注照顾蜂须贺,
  希望能够缓和关系。
   结果照顾着照顾着,
  发现自己感情有点不对劲。。。。

类型:伪兄弟cp,大概是黑道文?

平时很可靠的蜂须贺一遇到与长曾祢有关的事情就会炸毛,果然是有事情,是吧๑乛◡乛๑

女王型的蜂须贺。
忠犬型的长曾祢。

浦岛是卖萌担当和实力红娘。

【END】

【放心我不会写的】
【别想了我没有长曾祢】
【浦岛也没有】

【刀剑乱舞】脑洞系列:非典型性OOC②

第二个脑洞送给可爱的鹤球球!

我真的是粉,真的!

【以下是鹤丸国永的场合】
【实际上是玩了一把长腿部】
【我真的是粉!真的!不骗人!】
【长腿部欺负起来可美味了!】

鹤丸国永,五条派,四花稀有太刀。

性格活泼,喜欢吓人、恶作剧。

比如在安静的场合突然大叫。

比如在院子里挖坑让人掉入陷阱。

比如其名言,

“人生还是需要一些惊吓的啊。如果尽是些能够预料到的事,心会先一步死去的。”

日常语音都与惊吓相关。

婶婶面无表情地收起笔记,抬起头。

今天的近侍主控长谷部君是那么高呢。。。。

高个屁啊鹤球你个魂淡!

在去中庭的必经之路上挖什么陷阱啦!

还挖这么深!

借着主控君的手被拉出深坑,

婶婶按住抽搐的额角,头疼。

一旁的树后冒出半个白色的鹤头,

鹤的脸上带着抱歉的笑容:

“啊抱歉抱歉,没想到是主君掉进去了呢~

啊!我去看看畑当番那边的情况~”

搞事成功的鹤丸迅速扭头小跑逃走。

既然觉得抱歉就把坑填了啊!

婶婶努力把额角高跳的青筋按下去,

回头气冲冲地往房间走。然而,

“啊!”

走太急不小心扭了脚。

婶婶捉着疼的要死的脚踝欲哭无泪。

可能是刚刚掉坑是时候就伤到了。。。?

长谷部大惊失色,连忙蹲下帮忙检查主君伤势。

婶婶忍痛摆了摆手,

看向长谷部的表情一脸认真,

面无表情地道:

“长谷部。。。。”

压切长谷部肃容应是:

“是!需要我做些什么呢?手刃家臣?火攻寺庙?请随意吩咐。”

“那个,”

婶婶呵呵两声,语气毫无波动地道:

“我想打r。。。打,刀。”

压切长谷部眨了眨眼,

迟疑了一会儿,

突然起身立定:


“我是压切长谷部。只要是主公的命令,无论什么我都为您完成。”

长谷部站立成初始入手的姿势,

眼含期盼:

“压切长谷部即为打刀,主公还是想我吧?”

😂😂😂😂😂😂😂END😂😂😂😂😂😂😂

打刀众:长谷部你个心机腿!我(们)也是打刀!主君明明是在想我(们)!!!

收远征。
开心地收下了大成功的小判箱,
把梅雨买回来啦!
接下来就是秋夜了,
加油!

收远征。
很好你俩告诉我,
去长篠远征一趟而已,
两个小时,
你俩干了啥给我黄脸回?

【刀剑乱舞】脑洞系列:非典型性OOC ①

判卷子太无聊天马行空得想东想西。

然后想到了这么个鬼玩意儿。。。。

如题,
这是一个专注于OOC的脑洞。

如果有看见大佬写过这些脑洞的话求告知,

宝宝立马滚去看o(*≧▽≦)ツ

注:人物性格把握不好,所以。。。。都说了此脑洞专注OOC了还要什么性格!

第一个脑洞献给我最爱的爷爷 ⊙ω⊙

【我真的是粉不是黑系列】

一个正常本丸,血统非洲的国服婶婶,

今天遇到了十分激动人心的时刻:

日常赌刀投入材料出了4:00!

婶婶按了按心脏狂跳的部位,

小心翼翼地把加速符贴到锻刀位上。

巨大的蓝色光芒闪过。

出现在婶婶面前的是那个,
身着宝蓝狩衣的付丧神。

“三日月宗近。锻冶中打除刃纹较多,因此被称作……”

渴盼已久的声线传入耳中,

连自我介绍都没听完。

由于激动不己,婶婶没忍住扑了上去:

“啊啊啊爷爷啊啊啊啊!!!”

蓝色付丧神美丽的面容上浮现笑意,

张开手臂接住了扑过来的婶婶,

习惯性的笑声朗朗:










“哎,孙砸~(孙女儿~)~”
[请自动脑补东北那旮瘩的口音]

😂😂😂😂😂😂😂😂TBC😂😂😂😂😂😂😂😂

在婶婶万分激动地趴在本丸欧气结晶三日月身上死命蹭蹭哭喊爷爷的时候,

本丸的初始刀加州清光木着脸,

悄悄扯了扯一边被他拽来的大和守安定:

“呐,我说,安定。。。。。”

“嗯,怎么了?”

“主人称呼三日月爷爷的话,”

初始刀纠结道,

“那主人的辈分该是什么?算是我们的。。。









大叔。。。(阿姨。。。)。。。?”

😂😂😂😂😂😂😂END😂😂😂😂😂😂😂

不行我先笑会儿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何厚铧会画画韩红嚯嚯嚯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我觉得我爱爷爷太入魔了,

比如。。。

梅雨景趣脑洞。

小判不够。。。。

心痛。

先攒攒人品吧。。。。

【刀剑们的场合】

夏季的雨向来骤起骤停,
然而在某些特殊时间与地域,
会有整天下个不停的小雨呢。

浸了被风吹入的雨丝走廊地面泛着细微的潮气。
透过半透的拉门幛子,
可以模糊地看到院内的景色。

梅雨季节的雨丝总是那么细密,
不是可以让人瞬间淋湿的大,
也不是朦朦胧胧不用打伞的小。

天气稍微转凉。

阴阴的天气使院中的绿色显得更加显眼。

雨丝打击树叶、地面的声音淅淅沥沥,
正是最好用的催眠曲。

这种天气不太适合出阵呢。


隔壁房间里,
一期正在陪弟弟们午睡。

或者应该说是监督?

比如那个,
活(xi)泼(huan)开(gao)朗(shi)
的鲶尾,
正在暗搓搓想着跑进雨里玩耍。


被安排了内番的付丧神站在屋子里,
苦恼地看着外面的雨。

想着今天的内番要完成好像难了。


三条组的刀坐在门口,
手里捧着泛着热气的茶,
慢悠悠聊着天,
欣赏着外面的雨景。


一向被安排为近侍的三日月也同样,
并且尤其散漫,
一身深蓝的繁复狩衣在暗沉雨景里,
显得隐隐发亮,
也好像颜色更深了些许。

漫不经心看向屏幕的双眼。

眼瞳中的新月好像莫名亮眼,
虽然半眯的眸子,
让人看不清隐匿在眸中的新月。


小今剑是坐不住的,
捧着茶杯喝光里面的茶水之后,
就开心地在走廊里转圈。

没有岩融陪伴着一起玩耍,
也能够玩的很开心呢,
石切丸和小狐丸赏雨之余,
目光偶尔看向今剑,
笑容都很温柔。


江雪是不会出门的,
在这种雨天。

他的长发浸了雨水会被弄脏的,
冰蓝色被弄脏也太显眼了些。

还不如跟隔壁房间一样,
陪着自己两个弟弟好好午睡一番。


刚刚来到本丸的第一把枪御手杵,
还没有拿到自己的内番服,
正在一边杵着枪坐着,
听早早到来的付丧神讲着本丸的事。


背景音是在太过嘈杂,
不能安静休息的蜂须贺打着纸伞,
从石板路那头慢慢走来。

金色内番服高束的长发。
令这个本丸的初始刀莫名温婉。


雨天喝酒驱寒?
今天的次郎先生也同样找借口,
醉醺醺的呢。

照顾他辛苦你了,
太郎。


鹤丸?
谁知道他跑到哪里去了,
不知道在哪儿做着恶作剧的准备吧?
比如突然溅别人一身水什么的。

————————END————————

锻刀从来不出枪的我,

听从大佬的意见,

拿着我大太太刀队,

去6-1第一个点见了见面。

没刀受伤,

然而大太果然没用了。。。

心疼我家太郎papa。

本来打算在第一个点转一圈就跑的,

没想到一发出了杵子,

炒鸡开心!